客户服务

您在浏览我们网站时,如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拨打我们下方的电话或在意见箱留言!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计园地 - 案例故事

案例故事

雪夜追贪

发布时间:2018/08/02 01:08信息来源:湖北省十堰市审计局

2017年底至2018年初,按照省审计厅统一安排,某市审计局派出审计组,对该市保障性安居工程实施交叉审计。在对该市某乡镇农村危房改造政策落实情况审计中,审计组从危房改造补助的发放流水入手,从一枚与危改对象不相符的“指印”,查出某乡镇干部利用职务便利,以亲属名义谋取危房改造补助,涉嫌贪污农户农村危房改造补助的问题。

数据制导锁定重点 意外收获发现“大鱼”

根据审计方案要求,审计组进驻该乡镇后,迅速对该乡镇2011年以来危房改造补助发放情况进行检查。面对分布在多个村落的数百户危房改造对象,审计组决定从该乡镇危房改造补助的发放流水入手,重点筛选出年事过高或年龄过小,以及一本通账户挂银行卡的人员。

在与危房改造档案进行比对后,审计组确定了一部分危改农户作为重点入户调查对象。为提高调查效率,审计组兵分三路,连续两天进行了调查,发现多数农户享受了国家补贴,没有发现特别有价值的问题线索。

就在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突然一个电话打来请求支援。原来另两名调查人员在入户调查中,一位老年农户反映没有收到已发放的1万元危改补助,也没有翻新改造过房屋,随行的几个村干部支吾推阻,说不出所以然。此时天色将晚,所以紧急请求支援。审计组其他人员一下子来了精神头,立即驱车赶赴该村落。

几个小组汇集到该村后,随即对这位农户的住房进行查验。该农户住在一个简易土坯房中,紧靠土坯房的是一间大砖瓦房,老人说是村里分给他们用的,现在当牛棚用。可危改补助花名册上显示,2011年发放1万元现金补助,领款人是他的签名,而且还按有指印,难道指印和签名都有假?为慎重起见,审计组将老人10个手指的指纹进行取样留存,并对取证过程进行了现场录像。

这时天已经黑了,冬日的村庄格外寒冷。审计组热情不减,在村部对随行的2名村干部分别进行了座谈询问。经过连续2个多小时的政策宣讲和反复询问,一名村干部终于承认,该农户家没有实施过危房改造,并反映现金补助发放,是由当时的村书记A负责的,自己并不知道1万元的下落;老人用作牛棚的砖瓦房是村里原来的配电房,是A打过招呼的。原来的村书记A现在已经是该乡镇的干部了,现在负责该乡镇的危房改造工作。

审计组做好证据,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

再查流水疑点初现 步步为营扎牢证据

回到驻地,审计组人员虽然又饿又累,但是心情却轻松了很多。凭直觉,这次一定是抓住了突破口,大家边吃快餐边讨论分析调查的线索。既然发放现金补助有违规嫌疑,而且嫌疑人长期负责危房改造工作,那么挂一本通账户的银行卡会不会有问题呢?审计组决定暂时不惊动A本人,立即重新核查银行流水,重点核查一本通账户挂银行卡的关键信息。经过连夜比对分析发现,有部分银行卡的卡号顺序异常接近,有的甚至连号。

第二天清晨,外面飘起了鹅毛大雪。踩着厚厚的积雪,审计组深一脚浅一脚,分赴多家银行网点,调取这些银行卡的开户时间、网点等相关信息,以及开卡以来的所有交易流水。还顺路在乡财政所调取了该村财务账,对该农户占用的配电房账务情况进行了调查取证,证实没有办理过购买、租住等任何财务手续。

经过全面调查,审计组发现,该乡镇共有13户一本通账户挂银行卡,均在同一银行开户,其中,分属三个村组的4张卡同时于2012年12月24日下午2时40分至3时在该行某同一网点开户,均由同一银行工作人员办理。13个银行卡于2012年11月15日至2013年4月27日期间,陆续支取了10.8万元,其中:2013年4月27日9时30分至10时14分,在该行某网点同一ATM机上,从13户农户银行卡同时支取了卡中二次危房改造补助款,共计2.6万元,且每个卡只留了开户时存入的1元本金及8个月所计的利息;这13个银行卡自2013年4月27日取款至2018年1月26日审计时,没有再发生新的交易,按银行相关规定已被银行列为不动户管理。由于时间较远,已无法调取监控录像。兑付名册反映,这13户农户分属7个不同且相距甚远的村落。

审计组在对其中3户农户进行入户调查时,有2户长期在外打工无法联系,有1户农户当场证实没有收到该笔补助款,本人和家人也没有办过危房改造花名册中登记的银行卡。

事实已经初现端倪了,但是到底是谁在背后向这些贫困的危改农户下手呢?

谈话询问斗智斗勇 信誓旦旦谎话连篇

在进一步调查中,审计组先后与多名和A有过工作关系的乡、村党员干部进行了座谈,发现5名干部的座谈笔录不约而同提到:A在2010年5月至2013年11月负责乡镇危房改造工作期间,大小事务均由其一人经办,没有其他人插手。审计组立刻通过组织调查证实了这一情况,可以找A正面问话了!

出于谨慎,审计组首先抛出1万元现金发放的事情,再一点一点深入。但A却几次信誓旦旦地以党性保证,1万元现金已如数发放到了农户手中,并称该农户已经患有重病,神志不清、记忆力不好。审计组拿出了老人的指纹取样,告诉他,可以进行指纹鉴定,并向其突然抛出银行卡不太正常的问题。A万万没有想到,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在连续暴雪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审计组竟然已经掌握了这么多情况。他开始有些不自在了,思忖再三才告诉审计组,那位农户是他的父亲,审计组之前座谈的那个村的党员是他的亲弟弟。他父亲不符合危房改造政策,为了借危改谋取利益,他利用职务之便,将其父纳入危改补助范围,并称是弟媳代签代领的,父亲并不知情。2009年,他还利用曾经担任村书记的影响,将该村原配电房腾出由其父母居住使用至今。但他声称曾经向村委会支付了2000余元购房款。他也承认,在负责危改工作期间大小事务均是自己办理这一事实。但对银行卡的事情,A却始终表示不知情。

几轮谈话下来,审计组意识到此人非常狡猾,交代情况只是“丢车保帅”,看来其他问题如果没有直接证据,他是不会承认的。但是谈银行卡的事情,已经惊动到他了,如果的确是他所为,他会不会采取补救措施?是直接将审计线索移交纪委,还是继续深入调查?

工作陷入胶着状态。连续暴雪天气,到处封路,也叫审计人员的心情更加郁闷。

顶风冒雪智出奇兵 出其不意“狐狸”现形

为慎重起见,审计组找纪委的同志请教。纪委的同志告诉审计组要抓紧做实外围证据,谨防A回去后相互串通采取补救措施。同时他们还提醒审计组,“调查工作到了这个程度,又是在外地,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大家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审计组迅速召开审计情况分析会,决定多抽选几个银行卡农户,马上再次入户确认收款和持卡情况。天气和路况再恶劣也要想办法抢在A的前面拿到关键证据。

第二天中午,审计组长带领2名年轻小伙驱车赶赴该乡镇,事先不通知,现场突击走访预选的农户。由于雪太大,大家只好把车停下来,徒步入村。审计组从距离乡政府最近的一个社区抽选农户进行调查,当该社区干部B带着审计人员突然来到抽选的农户家时,老实的农户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在审计人员的反复询问下,他才颤颤的拿出了银行卡和9000元现金。在整个过程中,社区干部B不停地抢在前面替农户回答审计组问题。见此,审计人员心里一凉,嫌疑人A已经抢在前面退款了。

怎么办?只有硬闯强行突破了。审计人员交互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个心领神会,立即把社区干部B带了出去。该农户顿时没有了主心骨,回答的问题前言不搭后语,最终只好承认钱和银行卡是近两天才拿到的,至于细节,紧张的已经说不清楚了。而此时,屋外的审计人员也满脸兴奋的进来了,原来他向该社区干部宣讲了政策,耐心规劝了后,他也很快说出了实情。

原来就在审计组和A谈话后的第二天,A就约同村干部B和社区干部C在社区办公室将事先取好的钱连同银行卡一起交到B的手上,由B负责转交给该农户,并编造对付审计组的谎言。审计组带着笔录证据找到社区干部C时,他也全部承认了以上事实。

A串通社区干部C和村干部B圆谎并归还早在6年前就应该兑付农户的补助款,恰恰主动暴露了他持有农户银行卡,并支取了农户补助款据为己有的事实。至此,乡镇干部A涉嫌贪污危改补助款,长期侵占村集体资产等违法违纪事实水落石出。审计组已将问题线索移交当地纪检部门处理。(唐庆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