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9日 19:46:17  星期四
案例故事
您在浏览我们网站时,如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拨打我们下方的电话或在意见箱留言!
案例故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案例故事
扶贫办主任的“家族生意”
发布时间:2015/11/25 信息来源:中国审计杂志
 

 

  近年来,各级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贫困地区进行扶贫开发。但有很多项目并未达到应有的扶贫效果,在贫困地区尤其是老少边穷地区,还有不少群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疑云初现

   2014年春节刚过,正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时候,C市审计局审计组一行12人在赵处长的带领下来到枳水县,准备对该县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开展任期经济责任审计工作。枳水县地处渝、鄂、湘、黔四省(市)结合部,多是高山坡地,辖区面积达2500多平方公里,全县总人口58万人,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和革命老区,经济发展比较落后。

   枳水县城坐落在一个四面环山的高山平坝中间,海拔近一千米。审计组到达枳水县城的时候,空中飘着冰冷的小雨,寒风凛冽。但审计组没被恶劣的天气所影响,下车后立马投入工作中。根据该县的具体情况,赵处长按新老搭配原则并结合专业特点,将审计人员分为四个小组,其中第四小组的老钱和小孙负责上级财政安排的专项资金管理、使用部门的审计工作。结合该县的特点,赵处长特地对第四小组交代,要重点关注上级专项资金的管理、分配和使用情况。

第二天上午,老钱和小孙认真分析了县扶贫办在审前调查阶段提供的资料,得知该县尚有贫困人口两万多,涉及全县18个乡镇,扶贫工作任务非常艰巨。下午,老钱和小孙来到县扶贫办,要求县扶贫办的相关人员介绍该县扶贫工作的开展情况。财务科李科长接待了审计组,说他们的主要领导县扶贫办主任老周由于工作繁忙,要在办公室修改一个重要材料,不能前来介绍情况,然后找来了吴副主任和项目科郑科长。

据吴副主任介绍,该县的扶贫项目管理非常规范,扶贫办都不是项目业主,更没有介入具体的项目实施过程中,只负责审查项目的实施方案和最后的项目验收,具体的项目实施都是由项目所在乡镇政府负责,先是项目乡镇向县扶贫办申报项目,待项目立项过后再向扶贫办申报项目实施方案,经扶贫办审查同意后由项目乡镇政府组织实施。项目完工后,先由项目乡镇政府组织验收,最后是扶贫办组织验收合格后支付项目款。他还说,在年初的时候,他们单位因为超标准发放职工奖金等问题,其主要领导受到了党纪处分,所以加强了管理,扶贫资金管理肯定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李科长和郑科长连连附和吴副主任的说法。

   老钱和小孙听了吴副主任的情况介绍后,按照原有审计工作思路,给扶贫办列出了资料清单,要求他们在三日内将资料备齐并提交给审计组。

   三天后,扶贫办方面并没有将相关资料送到审计组办公室,小孙立即打电话给扶贫办询问资料收集情况,然而财务科李科长却说相关资料不由财务科负责,建议审计组找吴副主任。小孙又打电话给吴副主任,他说已布置下去,但由于工作量大,在短时间内无法将资料提供齐全。老钱知晓该情况后立即带着小孙来到扶贫办。

   项目科郑科长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老钱说:“这些资料太多,项目科只有两个人,现在春季到了,另外一位同志被抽调到乡镇发展生产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日常工作都忙不完,抽不出时间来准备资料。另外,扶贫项目都是乡镇政府作业主予以实施,资料全在乡镇,一两天的时间的确收不上来……”

   老钱打断郑科长的话,义正词严地说:“及时、如实地提供审计所需资料是被审计单位的法定义务。刚才我们和吴副主任通过电话,他也表示愿意积极配合,请你们提供资料已超过约定时间了,请郑科长安排好时间,明天下午六点前备好送到审计组办公室。”

   见此情景,吴副主任打着圆场说:“还是要克服困难,提供资料。”“好吧,我加班准备。”最后,郑科长一脸不耐烦地说。

   次日,郑科长带了一大包资料来到审计组办公室,像换了个人似的,态度非常热情,连连为拖延了时间道歉,说他昨天晚上加班到很晚,资料现已准备齐全。老钱检查了资料后,发现审计组要求的项目施工单位明细表没有提供。郑科长一脸无辜地说不知道需要这个资料,并表示回去再准备。

   到了第三周,扶贫办终于将资料提交完毕。老钱认真分析了扶贫办提交的资料,发现在最近两年的389个扶贫项目中,有63个项目都是一家名为“山外山”的建筑公司在承建。从资料上看,这家公司不是县内的企业,这些项目的投资金额都没有达到公开招投标的标准。没有公开招投标,这家外地公司为什么能在7个乡镇承建63个扶贫项目呢?

    锁定目标

   根据分析资料所掌握的情况,老钱安排小孙把山外山公司承建的63个扶贫项目整理成电子表格,列出了项目地点、项目建设内容等情况,再通知扶贫办将这些项目的实施方案、施工合同、验收资料、付款凭据等资料准备好,提交给审计组。

   又经过三番两次催促和一周的等待后,扶贫办交来了相关项目资料。审计组对这些施工合同和付款凭据进行认真审查,发现山外山公司委托的项目施工代理人有周某、王某、冯某,其中周某代理的项目18个、王某代理的项目22个、冯某代理的项目23个。这些项目的工程款没有支付给山外山公司,而是直接支付给了周某、王某、冯某三人。

   老钱决定先抽取其中一个项目查看施工情况。时间已到三月底,枳水县还是一片寒意。老钱和小孙在郑科长的带领下来到沙河乡,再从乡政府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山路颠簸,三人来到了项目现场,实地查看该乡大宽村一条12公里长的扶贫公路改建项目实施情况。沙河乡分管扶贫工作的陈副乡长专程陪审计组一行前往项目现场,一路上不断地介绍该乡扶贫工作的开展情况以及扶贫工作所取得的成绩。

   从资料上看,该项目由山外山公司委托王某组织实施,工程款也是由沙河乡政府直接划拨给了王某;项目实施方案规定该项目的施工内容主要包括对原有公路进行边沟维修、修建堡坎、铺设石子路面等。在项目现场,审计组发现该公路的边沟和路面多处已毁坏,老钱问:“才一年多时间,公路沟和路面就已多处毁坏,有的根本看不到修建的痕迹,这是为什么呢?”

   陈副乡长立即回答:“您有所不知,我们这里是高寒地区,冬天多雨雪,经过一个冬天雨雪的冲刷,所以损坏很大。”说完,陈副乡长还找来几位当地村民介绍情况,他们都认同他的说法。

   老钱拿出该项目的实施方案,进行对照检查,发现有七处公路堡坎未建。陈副乡长立刻解释:“我们将这些调整到其他村社的公路项目中去了。”老钱要求立即带审计组到调整后的公路项目去查看另外七处公路堡坎的建设情况,陈副乡长转而说他也不知道具体调整到哪个村去了,要等回去后找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后才知道。郑科长见此情景,似如释重负地说:“那就等回去找到资料后,再向审计组提供真实情况资料吧。”

   回到沙河乡政府后,陈副乡长找来了工作人员,交代他为审计组说明公路项目建设情况。工作人员迅速找来一本档案,说七处公路堡坎建设项目都被调整到花园村的农村扶贫公路建设中去了。到沙河乡以前,老钱已做好了准备工作,详细了解了沙河乡近几年的扶贫项目情况,知道花园村公路也是当年的扶贫项目。他说:“这个项目也是扶贫项目,那七处堡坎到底修在哪里?”工作人员停下来看着陈副乡长,不知如何回答。

   陈副乡长说:“我们再找一下。”老钱追问:“到底有没有?”陈副乡长看着郑科长,他却一言不发。最后,陈副乡长只能交代:“由于地形地势等原因,七处堡坎未建。”

回到审计组办公室,小孙通过审查项目实施方案,查明这七处公路堡坎的建设规模为280立方米,再根据《建设承包合同》规定的单价计算,沙河乡多付工程款8.4万元。老钱再审查了该项目的验收资料,发现该项目是由县扶贫办周主任带队验收检查确认项目实施合格后,沙河乡支付了工程款。

    探寻幕后

   明明知道王某在这个项目中没有完成工程建设内容,周主任为什么冒着风险为他签字确认工程合格呢?周某、王某、冯某这三人与周主任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扶贫项目涉及当地百姓的切身利益,那几位当地的村民为什么不对审计组说出真实情况呢?难道他们有什么顾虑?

   老钱经过思考,决定再到沙河乡大宽村去一趟,在没有扶贫办工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找当地村民再了解一下情况。但是应该找谁呢?

   老钱和小孙以检查沙河乡会计账务资料为由,直接来到该乡财政所。经过和财政所会计人员的攀谈,两人了解到大宽村刚在2012年度调整了村干部,据悉原支部书记褚书记是位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为人正直,现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村党支部书记职务。

   了解情况后,老钱不动声色,随后找个机会离开了财政所,再次来到大宽村,找到了褚书记。老钱和小孙说明来意,褚书记非常配合,介绍了该项目的相关情况。他说:“大宽村的扶贫公路是王某承包的,转包给了当地人卫某,卫某在当地是个势力很大的人;对大宽扶贫公路建设质量不好的问题,周边村民都是知道的,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啊!”

   他还说:“听说王某好像是县扶贫办周主任的妻弟,不然就是周主任的妹夫。”

   最后,他义愤填膺地说:“党和政府投入这么多的扶贫资金,没有扶持到广大贫困地区的贫困群众,反而让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发了财,就应该严惩;让那些人不敢贪,贪了的要吐出来,还要受到处罚。”

   听了褚书记的介绍,老钱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应该是周主任伙同其亲戚通过承揽扶贫项目工程牟取不当利益。但是应该如何确认周主任、周某、王某、冯某四人之间的关系呢?

   老钱将上述情况向赵处长做了汇报,他迅速做出指示:“周主任属于县委管理的干部,县委组织部的干部档案上就有他本人的家庭成员关系情况,你们可以从这里入手。”于是,老钱和小孙来到枳水县委组织部查阅了周主任的个人档案,查明周某是周主任的弟弟,王某是周主任的妹夫,但没能查清冯某与周主任的关系。

    乘胜追击

   老钱和小孙决定继续查证周主任与冯某的关系。通过审查周主任的个人档案,发现周主任的妻子也姓冯,那她与冯某又是什么关系呢?

   老钱和小孙同时决定再分别抽查周某和冯某负责实施的扶贫项目建设情况。两人来到该县银厂镇大坪村,实地查看冯某实施的该村大院子扶贫堡坎项目建设情况。该项目总投资30万元,方案确定的建设规模包括堡坎基础开挖1050立方米,片石回填380立方米,渣石回填300立方米,浆砌堡坎510立方米。该项目经镇党委书记主持会议决定直接发包给冯某实施。该项目同样是由周主任率领县扶贫办验收组对该项目进行了验收,结论是“经验收项目实施合格”。

审计组要求县扶贫办和银厂镇相关工作人员对该项目进行现场测量(堡坎基础开挖、片石回填和渣石回填等子项目无法测量),结果显示,该项目的浆砌堡坎实际完成工程量只有360立方米,与《实施方案》规定的建设规模相差150立方米,根据《建设承包合同》规定的单价计算,多付工程款4.5万元。

   老钱和小孙又抽查了周某负责组织实施的马家镇小林村人行便道建设情况。该项目总投资60万元,要求修建10公里人行便道,工程款60万元现已全部付给了周某。在审计组的要求下,马家镇政府组织专人对该项目进行实测,查明该项目实际修建人行便道8758米。根据项目实施方案及项目投资总额计算,多付施工方工程款7.452万元。

   两人又抽查了冯某等人分别承建的三个扶贫项目,也都存在未完成工程量的问题。这三个人共实施了63个扶贫项目,而老钱和小孙要全部抽查完毕肯定是不行的,那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两人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和分析。针对以上问题均发生在乡镇政府作为业主负责实施的项目中,其资金也全部是上级财政拨入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的情况,老钱提出疑问:有没有县扶贫办自己组织实施的项目呢?如果有,是否存在前面抽查发现的那些问题呢?

   老钱和小孙再次来到县扶贫办,检查了该单位的全部财务会计资料,发现县扶贫办还有一套会计账,专门用于核算中国某基金会捐赠的贫困地区“小桥工程”项目。该项目总投资120万元,用于该县贫困乡镇的15座农村便民桥建设。通过审查“小桥工程”项目的资料,发现县扶贫办将该项目的11座便民桥直接发包给王某和冯某,工程总投资89万元,项目发包时由周主任代表县扶贫办与王某等人签订了施工合同;以上项目经县扶贫办检查验收合格,工程款已支付完毕。

   面上的情况已基本掌握,但是突破口在哪里?乡镇政府为什么会把这些项目发包给冯某等三人呢?在项目发包过程中,周主任是否会向乡镇政府领导打招呼呢?

   审计组找到了沙河乡党委书记蒋书记,调查了解相关情况。据了解,蒋书记是一位女强人,具有多年的乡镇工作经验和领导工作经验,办起事来雷厉风行。

   面对审计组的询问,蒋书记回答起来也是有条不紊:“我们沙河乡在发包扶贫项目时,都是先公示项目,承包人看到公示资料后自行来报名,然后经乡政府开会决定的;在项目发包过程中,县扶贫办的周主任并没有给我打招呼要求关照谁。”审计组又找来另外两个乡镇政府的相关领导,他们的回答竟然和蒋书记一致。“看来,我们有必要换个思路了。”老钱意味深长地对小孙说。

   老钱决定和周某、王某、冯某这三人直接见面,寻找突破口。小孙联系了郑科长,让他通知这三人在规定时间到审计组办公室接受调查。这三人先是推脱本人不在枳水县境内,后又称要等事情办完了才能回来。几天后,三人陆续来到了审计组办公室。他们如事先商量好似的,都否认未完成工程量的问题,直到老钱拿出了经乡镇政府签字盖章的未完成工程量的证据时,三人才不得不承认已抽查项目未完成工程量的问题。但是对于审计组未抽查核实的项目,三人均否认有偷工减料等问题。

  最后,老钱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冯某:“老冯是你什么人呢?”老钱口中所称“老冯”,指的是周主任个人档案上所记载的周主任妻子的姓名。冯某未加思索,随口回答:“是我大姐。”至此,周某、王某、冯某这三人与周主任的关系已经清楚。

    老钱和小孙经过商量,认定是时候和周主任直接见面了。周主任身材魁梧,是一位具有多年乡镇工作经验的老同志,从乡镇主要领导岗位调整到县扶贫办工作时间只有两年多。这也是他们和周主任第一次见面。面对审计组的询问,周主任侃侃而谈,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谈到扶贫办的情况,当然主要是说他在乡镇和扶贫办工作的艰辛和成绩,对审计组提出的问题总是避重就轻,不做正面回答。老钱不时打断他的回答,通过再三提醒,他才端正了态度,承认某基金会捐赠的“小桥工程”项目,是他通知冯某等人来议标,谈好后再确定的项目承建单位,实际上是冯某等人挂靠建筑公司资质来承建项目,合同是周主任与冯某等人签订的。

   他还承认:“由我带队验收扶贫项目时,验收方法是目测估计,没有按照项目实施方案规定的内容分项目验收,更没有用专业工具实地测量验收。”但是,他坚决否认知晓冯某等三人在乡镇承建扶贫项目的事情,称直到下乡验收项目时才知道是谁在承建扶贫项目。

    真相大白

   冯某等三人承建了这么多的扶贫项目,抽查的项目都存在偷工减料的行为,其项目又都经过县扶贫办验收合格。周主任作为县扶贫办的主要负责人,他和他的家人在其中有没有经济利益关系呢?老钱安排小孙获得了冯某等三人和周主任及其家人的身份信息,然后到相关银行提取了周主任及其家人的个人账户资料,仔细审查其个人账户上的资金往来情况。经过两人认真细致的分析、核对,终于找到了线索—冯某从其个人账户转出5万元到周主任儿子小周的个人账户上。

   事情峰回路转,老钱立即将已掌握的情况向赵处长做了汇报。赵处长高度重视,找来了枳水县委联系这次审计工作的沈副书记。听了审计组的情况介绍,沈副书记非常生气地说:“周主任在去年才受到党纪处分,居然还不收手,我一定会向县委汇报,进行严肃处理。”随后,沈副书记向县委常委会做了专题汇报。

   审计结束后,审计局向枳水县纪委移交案件线索。县纪委立即组织人员对周主任的违规违纪行为进行调查核实,查明他在任职县扶贫办主任期间,共收受冯某等三人资金31万元,另外还收受韩某等人贿赂资金35万元,同时还查明郑科长收受他人贿赂资金9万元的问题。县纪委已将查证情况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注:文中有关名称均系化名,所涉及数据也做了相关处理。)

    作者:田茂林(重庆市审计局)

分享到:
copyright 2002-2012 成都市审计局 版权所有 承办:成都市审计局 蜀ICP备05018696号-1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锦城大道366号(市政府三办区民丰楼)2、3号楼 电话:028-61883937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0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