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9日 12:28:52  星期日
案例故事
您在浏览我们网站时,如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拨打我们下方的电话或在意见箱留言!
案例故事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案例故事
外地开户露端倪 穷追不舍揪狐尾
发布时间:2018/5/2 信息来源:审计署网站

2017年,A局在对某村进行审计时,以其在外地开设的一个账户为线索,层层追查,最终,使该村编造虚假经济业务转移集体资产近百万元的问题浮出了水面。

光环下的“模范村”纳入审计视线

该村作为所在街道办的优秀村,曾多次获得镇区两级政府的表彰,成为上级检查的“模范村”,年经营发包收入曾达300余万元,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面对一个 “光环”如此之多的先进村集体,进驻之初,审计人员也感到了压力重重。按照审计程序,先是召开由全体村委会成员参加的进点会。会议气氛比较严肃,作为村主任的李某及会计于某简短地介绍了工作情况,特别强调该村是全区第一个实行“五代理”民主理财的试点村,其所有重大事项均经村民代表表决、签字,一切重大开支需要经街道办分管领导批准之后才能进行,该村长年聘请专门的律师及监理人员,参与重大事项的起草与规划。

在审计过程中,审计组成员调取了其近几年的财务资料,通过初步审核发现,其收费项目单纯,主要是村集体的沿街房出租收入,其账务核算也比较规范,确实遵循了重大支出事项集体决策的制度规定。审计组通过实地抽查,询问了部分承包沿街道房的经营户,证实了其收入的真实性,除了部分出租收入未足额缴纳各项税金之外,未发现重大违规问题。

审计人员又通过盘点现金及进一步筛查原始凭证,也未发现问题。按照审计程序及单位实际情况,该村集体财务资料已审核完毕,审计实施阶段基本结束,但越是简单,审计人员越觉得心里不踏实,唯恐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外地开账户  审计疑惑生

就在现场审计阶段接近尾声的时候,审计人员无意中注意到一笔在2015年归还的往来款项中部分款项的支付银行是滨州的某商业银行,而非在该村集体所在的当地银行。审计人员起初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在滨州还有银行户头吗?”,可村财务人员的回答却显得有些犹豫:“啊,对,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还补充了一句:“早没什么业务了。”虽然是几句简短的对话,但审计人员凭借职业的敏感性觉得应该着重关注这个问题。

审计人员重点审查了所有与滨州的某商业银行有关的相关业务和凭证,发现其业务往来确实不多,特别是2016年之后就几乎没有什么业务了,其账户发生的业务最多是收款,然后再转款支付,存留很少。对于为什么选择外地开户,村会计解释说是比较好的朋友介绍的关系来拉存款,就随便开了个户头。这种说法看似没什么异常。

但是审计人员并不想放弃,尤其是村财务人员的反应更让人感觉此事另有隐情。最后,还是那张还款凭证再次吸引了审计人员的目光。该村集体的财务报销程序一向比较规范和完善,但这张付款凭证只有两张转账的支票存根,并无该村理财小组审核通过所盖的方形印章。审计人员再次追问道:“理财小组怎么没有通过就付款了呢?”村会计嗫嚅了一会儿,说:“这又不是支出,只是原先借了人家的钱,还钱而已。”“那这笔借款是什么钱啊,什么时候借的?”面对审计人员的追问,会计人员显然有些准备不足:“好像……好像是原先的征地拆迁款。”“那为什么要还呢,发放给村民不就行了吗?”村会计显得更加不自在了:“开始是要征地的,可后来又没征,那就要把钱还给人家。”审计人员顺势说:“那好,你能不能把原先收款的凭证找出来我们看一下呢?”此时,村会计明显震动了一下,说道:“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吧,再说凭证也不好找了。”可审计人员依旧穷追不舍:“我们可以等,你慢慢找。”

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审计人员多次找村财务人员催要相关凭证,可村会计借口村里及家中事务繁忙,迟迟未能提供,直到一周后的早上,审计人员直接将村会计堵在了家门口。“今天你没什么别的事情了吧,无论如何,麻烦先给我们找一下相关凭证。”村会计看再也无法推脱,只好找来了相关凭证。

追踪开户行  资金转个人

这是一笔于2014年收到的款项,其摘要注明为征地款,是由区土地管理局下属部门拨付的土地征地款,其后附有款项拨付凭证及该村集体开具的收据。为了解此笔款项的真实性,审计人员来到区土地管理局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是,该笔款项确实已拨付,且属于以前征地补偿的尾款,而且后期也没有收到“还款”之类的事情。很明显,该村会计人员的解释不真实。

但审计人员没有马上惊动该村会计人员,而是针对还款凭证上显示的支票存根号码查询了当地相关银行传票,查明当地银行支付的20万元实际已经划转到村会计的个人账户上。

时机渐成熟   “亮剑”正当时

在事实面前,村会计不得不承认,其于滨州某商业银行支付的款项实际也划转到了他个人名下。接下来审计人员对资金的去向进行了追查。在分别询问村主任其他村班子成员时了解到,账外的支出不仅这些,三年来大约有近百万元,早已没有结余,所有款项的支出均由村班子统一研究,80%用于“请吃送”。审计组责令其找到一些残缺的收支记录。至此,一个存续两年多,金额近百万的“小金库”终于浮出水面。随后,审计局责令该村退还了用于个人消费的款项,并将相关涉事人员移送纪检部门。

对于“小金库”的反思与启示

2017年,A局与区纪委、区委组织部、区监察局共同研究印发了《关于加强村居审计监督工作的意见》以进一步加强对村居资金、资产、资源的管理监督。文件中关于村居审计主要内容的描述中写道,“要关注有无侵占、挪用、私分集体资金和私设‘账外账’、‘小金库’等问题。”可见,时至今日,在村居审计中,“小金库”仍然是一种常见的违规违纪行为,“灭之不完,禁之不绝”。

审计分析认为,目前虽然实行了“村账镇管”制度,从表面上看,账目虽然清楚了,准确了,但镇村两级并未形成规范化、科学化、合理化的互动和配合机制,管理账目的对资产情况缺乏了解,对村财务实施主动管控的意愿不强;管理资产的不能有效依靠会计工具对资产实施安全有效的管理,实质上是弱化了 “账账核对、账实相符” 这个最基本的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规则。因此导致了资金的账外循环,审计报告建议提出:改革目前实施的“村账镇管”为“村级财务双代理制”,即镇政府不仅要管账,还要管钱,从源头上防止问题的发生。另外,对村级财务监督制度和定期的审计检查制度不能放松。通过对村级财务的常规检查,可以促使镇村两级建立健全财务管理制度。建议利用财务检查、审计监督、民主理财、财务公开等多种形式对村财务进行立体化和常态化的管控。(刘梅)

分享到:
上一条:费解的工程量
copyright 2002-2012 成都市审计局 版权所有 承办:成都市审计局 蜀ICP备05018696号-1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锦城大道366号(市政府三办区民丰楼)2、3号楼 电话:028-61883937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09:00-17:00